筛查前列腺癌别再滥用PSA检测

筛查前列腺癌别再滥用PSA检测

前列腺癌是发达国家男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2015年美国新发病例即有220800例,近27540例患者死亡。前列腺癌同样存在异质性,部分病例侵袭性强,可伴多发骨转移、癌痛等,而有些病例则是呈终身隐匿性。在美国,前列腺癌在癌症死亡率中排名第二,仅次于肺癌,男性一生罹患前列腺癌风险为1/7,其死亡风险为1/38。

了解PSA检测发展历史有助于理解目前的现状,从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早期,PSA是官方推荐的监测前列腺癌指标,这个时期前列腺癌是死亡率较高,约1/3—1/2。1994年,Missouri将PSA联合直肠指检用于早期前列腺癌筛查,其阳性率为78%,因此当年即被美国FDA批准用于筛查癌症,从此前列腺癌成为一种常见疾病。

筛查成功率提高的同时也带来两个问题:第一、PSA作为筛查工具是否可以减少前列腺癌死亡率?第二、是否可以减低PSA筛查带来的负面效应,其中包括过度诊断。为明确这些疑问,美国、欧洲启动两大随机临床研究,并报道筛查后前列腺癌死亡率在数年间增加数倍,但两个课题研究却得出相反的结论。PSA筛查缺乏共识及过度诊断是前列腺癌筛查存在巨大争议的主要原因,因此也少有政府启动基于人群的大规模筛查项目。

问题显而易见,即如何应用PSA检测才可避免一些相关不良事件。大量文献报道如何、何时使用PSA检测,并总结出5个金标准,事先无准确咨询则不行PSA检测,无明显获益时不行筛查:假如男性预期寿命少于10-15年或其年龄超过60岁、PSA低于1ng/ml,多方面考虑后再进一步行前列腺活检(癌症确诊),而不是仅仅基于PSA水平。诊断前列腺癌后也不应盲目引导患者接受治疗。

不同国家、地区皆有推荐前列腺癌筛查指南,但未被很好的执行。今年8月美国泌尿协会指出筛查方案不恰当,需要修订;同样欧洲筛查实践有悖于欧洲泌尿协会指南,显然,≥75岁男性接受筛查的比例最高,PSA<1ng/ml者被反复测试。

PSA筛查可减少转移性前列腺癌发生率及其死亡率,但却被许多内科医师投机性、不恰当应用,故备受争议。若按照规定流程进行筛查,可避免此缺陷。遵循指南并应用于临床实践,医学协会间应更好交流PSA筛查,加强医师教育,尤其是全科医师,他们常常为首诊咨询医师,但鲜有跟进临床最新进展。主动跟进医师开具的检查并确定其结论,而不是待注册数据后再行判断。

丰富专业知识,谨慎开展筛查,虽然PSA检测是泌尿科医师的重要工具,但遵循EAU/AUA前列腺癌筛查指南并用于临床实践,减少不当筛查并避免其相关不良事件,为部分男性带来潜在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