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种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的药物

17种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的药物

多发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MS)是以中枢神经系统白质炎性脱髓鞘病变为主要特点的自身免疫病,是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最常见的免疫介导的疾病。导致一系列体征和症状,包括身体,精神和精神疾病。特定症状可能包括复视,一只眼睛失明,肌肉无力,感觉不适或协调。

  • 1868年,多发性硬化症由Jean-Martin Charco 首次描述。
  • 2018年5月11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5部门联合制定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多发性硬化被收录。

尽管尚无治愈多发性硬化症的方法,但已证明多种疗法有帮助。治疗的主要目的是在发作后恢复功能,预防新发作和预防残疾。

治疗药物

1、甲泼尼龙(Methylprednisolone,MPL)

即甲基强的松龙:皮质类固醇药物,用于抑制免疫系统和减少炎症。多发性硬化症急性发作期间,大剂量静脉注射皮质类固醇是常用的治疗方法,口服皮质类固醇似乎具有相似的疗效和安全性。尽管通常在短期内可有效缓解症状,但皮质类固醇激素治疗似乎对长期恢复无重大影响。对血浆皮质激素无反应的严重发作的后果可能是可以治疗的。

复发性多发性硬化:截至2019年,监管机构批准了十二种疾病缓解药物用于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RRMS)。

2、β-干扰素-1a(interferon-β-1a,IFN-β-a)

β-干扰素-1a 是一种细胞因子干扰素用于治疗家族多发性硬化(MS)。有声称干扰素可使MS复发率降低约18-38%,声称干扰素如果提早开始并在疾病期间持续下去,可能会减慢疾病的进展。尚未证明干扰素β会减慢残疾的进展。干扰素不能治愈MS,尚无已知的治愈方法。以下为3种品牌的β-干扰素-1a:

2.1 Avonex :1996年在美国和1997年在欧洲获得批准,并在全球80多个国家注册。它是美国最早治疗MS的干扰素,约占整个市场的40%,在欧洲,约占整个市场的30%。它是由Biogen 生物技术公司生产的,最初根据美国的《孤儿药法案》受到竞争保护。Avonex以三种配方出售:需要复原的冻干粉末,预混合的液体注射器套件和一支笔;通过肌肉注射每周一次。

2.2 Rebif(利比) :是一种疾病改良药物(DMD),用于在临床分离的综合征以及复发型多发性硬化症的情况下治疗多发性硬化症,与人体产生的干扰素β蛋白相似。根据《孤儿药法案》的规定,是由默克雪兰诺公司和辉瑞公司在美国共同销售的。

  • 1998年在欧洲获得批准
  • 2002年在美国获得批准
  • 2005年在中国获批,目前售价660元(22μg(6MIU)/预充式/支)

此后,它已在包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全球90多个国家/地区获得批准。2016年1月起,EMD Serono在美国就拥有Rebif的独家权利。Rebif 每周通过皮下注射给药 3次,并且可以在室温下保存长达30天。

2.3 CinnoVex :伊朗以生物类似药产。以冻干粉形式并与注射用蒸馏水一起出售。Cinnovex是由Fraunhofer研究所与CinnaGen合作开发的,并且是Fraunhofer实验室中首个被批准用作生物仿制药/生物类似药物的治疗性蛋白质。有数项临床研究证明CinnoVex和Avonex的相似性。目前,德国不伦瑞克的Vakzine Projekt Management(VPM)GmbH正在研究一种水溶性更高的变体。

2.4 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α1b(赛若金):50μg/支 ¥71人民币

3、β-干扰素-1b(interferon-β-1b,IFN-β-b)

干扰素β-1b是干扰素家族中的一种细胞因子,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的复发缓解型和继发性进展型。被批准在第一次MS发作后使用。密切相关的是β-干扰素-1a ,也用于MS,其药物特性非常相似。

商业品牌包括:

  • 3.1 Betaferon / Betaseron(Bayer/拜尔收购先灵公司后获得)
  • 3.2 Extavia(诺华制药2009年推出)
  • 3.3 爱维治 (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β-1b)
  • 3.4 倍泰龙(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β-1b)德国Boehringer Ingelheim Pharma GmbH and Co.KG,中国售价¥2950.00(0.3mg*5支)

4、格拉替雷(Glatiramer)

也称为Copolymer 1Cop-1Copaxone,是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一种免疫调节药物。醋酸格拉替雷在美国被批准用于减少复发的频率,但不能减少残疾的进展。观察性研究(但不是随机对照试验)表明,它可以减少残疾的进展。虽然确凿多发性硬化的诊断需要有两次或两次以上症状和体征的病史,醋酸格拉替雷被批准用于治疗预期诊断的首发,还用于治疗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通过皮下注射给药。

  • 2010年,Cochrane审查得出结论,醋酸格拉替雷在“复发相关的临床结果”中具有部分功效,但对疾病的进展没有影响。格拉替雷被FDA批准用于减少复发的频率,但不能减少残疾的进展。
  • 2015年,Teva(梯瓦)开发了一种40mg长效制剂,将所需注射量减少到每周三剂。
  • 2015年,诺华子公司Sandoz(山德士)开始销售Glatopa,这是最初的Teva 20 mg制剂的仿制药版本,需要每天注射。
  • 2017年10月,FDA批准了仿制药,该仿制药由NATCO Pharma(纳科)在印度生产,并由荷兰的Mylan(迈兰)进口和销售。
  • 2018年2月,Sandoz(山德士)的仿制药获得了FDA的批准。

5、米托蒽醌(Mitoxantrone)

米托蒽醌是一种蒽醌类的抗肿瘤剂。

  • 米托蒽醌用于治疗转移性乳腺癌,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它提高了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复发的儿童的存活率。
  • 米托蒽醌和泼尼松的组合被批准作为转移性激素难治性前列腺癌的二线治疗。直到最近,这种组合才是治疗的第一线。更好的是多西紫杉醇和泼尼松的组合可提高生存率并延长无病期。
  • 米托蒽醌还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特别是继发性多发性硬化症。在没有治愈方法的情况下,米托蒽醌可有效地减缓继发进展型MS的进程,并延长复发缓解型MS和进展复发型MS的复发间隔时间。

商业品牌包括:

  • 5.1 恒恩 (注射用盐酸米托蒽醌) ¥66.00(5mg)
  • 5.2 米西宁 (盐酸米托蒽醌注射液)(5ml:5mg)

6、那他珠单抗 (Natalizumab)

纳他珠单抗是重组α4-整合素(淋巴细胞表面的蛋白)单克隆抗体。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和克罗恩氏病。他珠单抗可有效治疗两种疾病的症状,预防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复发,视力丧失,认知能力下降并显着改善生活质量,以及增加缓解率并预防多发性硬化症的复发。

2004年,纳他珠单抗获得美国FDA批准。单药治疗尽量避免进行性多灶性白质脑病(PML),会造成死亡。FDA没有从市场上撤回该药物,因为它的临床益处大于所涉及的风险。

商业品牌包括:

  • 6.1 Tysabri(以前命名ANTEGREN)

7、芬戈莫德(Fingolimod)

别名芬戈利德,商品名Gilenya,是诺华制药开发的免疫调节药物,主要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芬戈莫德是一种鞘氨醇-1-磷酸受体(SP1) 调节剂,能隔离淋巴结中的淋巴细胞,阻止它们促进自身免疫反应。在两年时间内,将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的复发率降低了约一半。也可用于慢性炎症性脱髓鞘性多神经病。诺华(Novartis)公司开发的芬戈莫德是第一代S1P受体调节剂。

  • 1992年,芬戈莫德由Yoshitomi Pharmaceuticals首次合成,代号为FTY720。
  • 2010年9月,芬戈莫德成为美国FDA批准的第一种口服疾病缓解药物,可减少复发性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复发并延迟残疾进展。
  • 2011年3月,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芬戈莫德在欧盟的使用。
  • 2015年,专利局撤销了诺华的专利声明,2019年仿制药即可进入市场。

安全警告:FDA警告说,停用Gilenya(芬戈莫德)时,多发性硬化症(MS)的状况可能比开始服用Gilenya或服用期间有所恶化,并可能导致永久性残疾。

8、Zeposia(Ozanimod)

Zeposia是第2代口服选择性鞘氨醇1-磷酸(S1P)受体调节剂,能够有选择性地与S1PR1和S1PR5受体亚型结合,在降低血液和淋巴循环中的淋巴细胞数目,减少中枢神经系统的炎症反应的同时,降低可能出现的副作用。

S1P在控制淋巴细胞进出淋巴结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在血循环和淋巴循环系统中流动的淋巴细胞会不断进出淋巴结,而S1P是调节淋巴细胞迁移出淋巴结的信号。如果S1P受体的功能受到影响,淋巴细胞会因为无法识别迁移出淋巴结的信号,而在淋巴结中大量驻留。这因此会降低能够迁移到中枢神经系统,攻击髓鞘的炎症性淋巴细胞的数量,降低髓鞘的损伤。

虽然芬戈莫德在缓解MS发作方面表现出了显著疗效,但是它也具有较高的毒副作用。原因是S1P受体是一个受体家族,包含从S1P受体1(S1PR1)到S1P受体5(S1PR5)5种亚型。S1PR1是调节淋巴细胞离开淋巴结的主要受体,而其它受体亚型具有调节内皮细胞渗透性,以及心脏搏动频率等作用。芬戈莫德对S1P受体的调节功能没有选择性,因此它可能导致心动过缓和黄斑水肿等严重副作用。


9、特立氟胺(Teriflunomide)

商品名Aubagio/奥巴捷,由赛诺菲销售,是一种免疫调节药物,是来氟米特的活性代谢物,通过阻断二氢乳清酸酯脱氢酶抑制嘧啶合成,抑制快速分裂的细胞,包括活化的T细胞,这些细胞被认为可以驱动多发性硬化的疾病进程。与类似化疗的药物相比,特立氟胺可降低感染风险,因为它对免疫系统的作用有限。

  • 2012年9月13日,特立氟胺获得美国FDA批准。
  • 2013年8月26日,特立氟胺获得欧盟批准。
  • 2018年8月06日,特立氟胺获得中国批准上市。

10、富马酸二甲酯(Dimethyl Fumarate,DMF)

富马酸二甲酯被认为具有免疫调节特性,而不会引起明显的免疫抑制。由于不同的临床试验和现实世界的证据(或日常临床)支持,医学当局已批准DMF用于牛皮癣和多发性硬化症。

  • 2013年起,美国百健制药的TECFIDERA(dimethyl fumarate)富马酸二甲酯缓释胶囊被用于复发性治疗成人多发性硬化症。Tecfidera是继芬戈莫德、特立氟胺之后,全球上市的第3款口服多发性硬化症药物。
  • 2017年,DMF(商品名Skilarence的新口服制剂)已获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可在欧洲用作中度至重度斑块状牛皮癣的治疗方法。商品名Fumaderm 的(FAE)在德国被单独许可作为用于口服治疗银屑病。


11、 阿仑单抗 (Alemtuzumab)

治疗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CLL)和多发性硬化症的药物。在多发性硬化症中,通常仅在其他治疗无效的情况下才建议使用,阿仑单抗于2001年在美国获准用于医疗用途。2012年商品名为Campath 从美国和欧洲市场撤出,以准备针对多发性硬化症的价格更高的商品名Lemtrada上市。

12、Ocrevus(Ocrelizumab)奥瑞 /奥美珠单抗 

Ocrelizumab是一种人源化的抗CD20 单克隆抗体。它针对B淋巴细胞的 CD20标志物,因此是一种免疫抑制药物。Ocrelizumab结合的表位与利妥昔单抗结合的表位重叠。由罗氏(Hoffmann–La Roche)的子公司Genentech发现和开发,并以商品名Ocrevus进行销售。

2017年3月,FDA批准用于治疗多发性硬化症,并且是首个FDA批准的用于MS的主要进行性药物。在发布时,该药物的定价为每年费用65,000美元(每年2次)。


13、 利妥昔单抗(美罗华)Rituximab (Rituxan)

利妥昔单抗,以商品名/美罗华Rituxan等销售,是针对蛋白质CD20的嵌合单克隆抗体,其主要存在于免疫系统B细胞的表面。利妥昔单抗用于治疗某些自身免疫疾病和癌症。

在临床实践中,利妥昔单抗被广泛用于治疗进展性/原发性/复发性多发性硬化。

14、西尼莫德(Siponimod) Mayzent

西尼莫德/西波尼莫德是一种选择性1-磷酸鞘氨醇(S1P)受体特定亚型的调节剂,其用于多发性硬化(MS),在治疗继发性进行性多发性硬化症(SPMS),Siponimod可降低致残率和MS复发的风险,这是一种独立于急性复发而发生的多发性硬化症的进行性神经系统衰退。Mayzent是过去15年来首个也是唯一1个专门批准用于活动性SPMS患者的治疗药物。

  • 2019年3月,美国FDA批准瑞士诺华制药(Novartis)的Mayzent(siponimod),用于复发型多发性硬化症(MS)成人患者的治疗,包括活动性继发进展型多发性硬化症(SPMS)、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RRMS)、临床孤立综合征(CIS)。

15、克拉屈滨 (Cladribine)

商品包括Leustatin、Mavenclad等,化学名2-氯脱氧腺苷(2-CdA),作为嘌呤类似物,它是一种合成化学疗法剂,靶向淋巴细胞并选择性地抑制免疫系统。用于治疗的多毛细胞白血病(HCL),B细胞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和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RRMS) 。

  • 2017年以来,克拉屈滨在欧洲,阿联酋,阿根廷,智利,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被批准作为RRMS的口服制剂(10毫克片剂)。
  • 2019年3月,克拉屈滨在美国被批准用于活动性继发进展型多发性硬化症(SPMS)、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RRMS)。

16、拉喹莫德(Laquinimod)

拉喹莫德是由Active Biotech和Teva开发的一种实验性免疫调节剂,以治疗多发性硬化症(MS)。拉喹莫德是Active Biotech失败的实验性免疫调节剂Roquinimex(Linomide)的继承者。

  • 2011年,Teva宣布其涉及拉喹莫德的临床试验失败了,无法显着降低安慰剂以外患者的MS复发。但是,上述III期试验的最终结果证明,口服复发性多发性硬化症患者每天口服一次口服拉喹莫德可减慢残疾的进展并降低复发率。
  • 2013年5月7日,拉喹莫德(Laquinimod)被俄罗斯卫生部批准,商品名Nerventra,用于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RRMS)的治疗。

17、 Kesimpta(ofatumumab)奥法木单抗

奥法木单抗(ofatumumab)是新一代的B细胞耗竭剂,具有更快速的B细胞耗竭作用并保留免疫力的有利安全特性,同时具有每月一次皮下注射进行自我给药的便利性。

  • Kesimpta是Ocrevus(Ocrelizumab)奥美珠单抗 的竞争品种

超过50%的多发性硬化患者症使用辅助药物和替代药物,尽管百分比取决于替代药物的定义。MS患者使用治疗方法包括其他免疫抑制剂如氨甲蝶呤、环磷酰胺、环孢霉素A等,能减轻多发性硬化的症状。对症治疗的药物,包括减轻痉挛,尿潴留等。以及其他的一些方法:维生素D,雌三醇, 瑜伽, 按摩,针刺,草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