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entress 拉替拉韦

Isentress 拉替拉韦

【通用名称】

拉替拉韦钾片

【主要成份】

本品主要成份:拉替拉韦钾。

Isentress 拉替拉韦

【适应症】

本品适用于与其他抗反转录病毒药物联合使用,用于曾接受过治疗的HIV-1感染的成年患者,这些患者有病毒复制的证据并且对多种抗反转录病毒药物耐药。本品适应症的确立是基于对两个临床对照研究24周时的血浆HIV-1 RNA水平进行的分析。这些研究是在接受过三种抗反转录病毒抑制剂治疗(非核苷类反转录酶抑制剂﹑核苷类反转录酶抑制剂﹑蛋白酶抑制剂)并有疾病临床进展的成年患者中进行的。本品与其他活性药物联合使用时产生治疗应答的可能性更大。在未经治疗的成年患者或儿童患者中尚无本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尚没有本品影响HIV-1感染的临床进展的研究结果。

【不良反应】

1. 曾接受过治疗的患者出现的不良事件。对于曾接受过治疗的患者,本品的安全性评价是基于来自随机临床试验中安全性数据的汇总分析,临床试验P005﹑P018和P019 报告了.07 名患者服用本品推荐剂量400 mg,每日两次合并优化背景疗法(OBT)治疗,与对照组282 名接受安慰剂合并OBT联合治疗的患者进行比较。在双盲治疗期内,服用本品400 mg,每日二次组的总随访期为702.8病人年,而服用安慰剂组为257.1病人年。在临床试验P005﹑P018和P019的汇总显示:服用本品400 mg,每日两次+OBT组患者(平均随访72.3周)和服用安慰剂+OBT对照组(平均随访47.6周)患者,不考虑不良事件严重程度或因果关系,最常出现的(任一组中>10%)的不良事件及其发生率分别为:腹泻20.3%和21.3%﹑恶心12.2%和15.6%﹑头痛10.8%和12.8%﹑疲劳10.5%和5.7%﹑上呼吸道感染10.3%和7.8%﹑发热7.7%和11.7%。该汇总分析显示,本品 + OBT治疗组因不良事件中止治疗的患者比例为2.6%,安慰剂+OBT组为3.2%。

2. 与药物相关的不良事件。下表所示的临床不良事件是研究者认为严重程度呈中至重度,且与联合治疗方案中的某种药物相关(单独与本品安慰剂相关;与本品/安慰剂合用OBT相关;或者单独与使用OBT相关)。表1列出了本品+OBT治疗组≥2%的成人患者出现的与药物相关的中至重度临床不良事件。表1:≥2%的曾接受过治疗的成年患者出现与药物相关的中至重度不良事件,随机研究P005﹑P018和P019,分为两个组,第一组为使用本品,每日二次,每次400mg,+OBT,N = .07,平均随访72.3周;第二组为使用安慰剂,+OBT,N = 282,平均随访47.6周。系统器官分类:胃肠道疾病中,出现腹泻的患者两个组分别为4.3%和4.6%;出现恶心的患者分别为2.2%和3.5%。神经系统疾病中,头痛的患者两个组分别为2.4%和1.4%。皮肤和皮下组织疾病中,出现获得性脂肪营养不良的患者分别为2.0%和1.1%。*包括至少可能﹑很可能或非常可能与药物相关的不良事件。**N=各治疗组的患者总数。

3. 本品+OBT治疗组曾接受过治疗的的患者(n=507),按照系统器官分类,发生率不到2%的与药物相关的中至重度临床不良事件如下。[常见(≥1/100,5.0 x ULN)的分别为1.0%和0.0%。血清天冬氨酸转氨酶:2级(2.6 – 5.0 x ULN)的分别为10.3%和6.7%;3级(5.1 – 10.0 x ULN)的分别为3.7%和2..%;4级(>10.0 x ULN)的分别为0.6%和1.1%。血清丙氨酸转氨酶:2级(2.6 – 5.0 x ULN)的分别为9.3%和7.8%;3级(5.1 – 10.0 x ULN)的分别为3.6%和1.8%;4级(>10.0 x ULN)的分别为1.0%和1.4%。血清碱性磷酸酶:2级(2.6 – 5.0 x ULN)的分别为2.4%和0.4%;3级(5.1 – 10.0 x ULN)的分别为0.4%和1.1%;4级(>10.0 x ULN)的分别为0.6%和0.4%。血清肌酸激酶:2级(6.0 – 9.9 x ULN)的分别为2.8%和1.8%;3级(10.0 – 19.9 x ULN)的分别为3.7%和2.8%;4级(≥20.0 x ULN)的分别为3.0%和0.7%。(ULN = 正常值上限)。

【禁忌】

本品禁用于对本品任何成份过敏的患者。

【注意事项】

免疫重建综合征。在治疗初期,抗反转录病毒治疗疗效较好的患者可能对潜伏的或残余的机会性感染产生炎症反应(如非结核分枝杆菌﹑巨细胞病毒﹑卡氏肺孢子虫肺炎﹑结核,或带状疱疹水痘病毒的再激活),这可能需要开展进一步的评价和治疗。药物相互作用。本品与尿苷二磷酸葡糖苷酸转移酶(UGT)1A1的强诱导剂(例如:利福平)合用时,由于这些药物会降低拉替拉韦的血浆浓度,需注意。

【孕妇及哺乳期妇女用药】

在家兔(剂量达1000 mg/kg/天)和大鼠(剂量达600 mg/kg/天)中开展了发育毒性试验。这些试验采用的最大剂量在这些动物中所产生的全身暴露量大约是人临床推荐剂量暴露量的3到4倍。在家兔中没有发现任何与治疗相关的体表、内脏或骨骼变化。以600 mg/kg/天的剂量给药时,大鼠赘生肋骨的发生率高于对照组且与治疗相关(暴露量为人体推荐剂量暴露量的4.4倍)。在家兔和大鼠中均未发现任何与治疗相关的对胚胎/胎儿生存率或胎儿体重的影响。大鼠以600 mg/kg/天的母体剂量给药,用药后1小时和24小时,胎鼠的平均血药浓度大约分别比母体血药浓度高1.5至2.5倍。家兔以1000 mg/kg/天的母体剂量给药,用药后1小时和24小时,胎鼠的平均血药浓度大约都为母体平均血药浓度的2%。毒代动力学试验证实在这两种动物中均存在药物经胎盘转运。尚未在妊娠期妇女中开展充分且严格控制的试验;因此尚不清楚本品用于妊娠期妇女的安全性。与其他抗反转录病毒药物一样,本品不推荐用于妊娠期妇女。目前尚不清楚人乳中是否分泌有拉替拉韦。但已证实哺乳期大鼠的乳汁中分泌有拉替拉韦。大鼠以600 mg/kg/天的母体剂量给药时,药物在乳汁中的平均浓度大约为母体血药浓度的3倍。建议服用本品的患者不要哺乳。此外,建议感染了HIV的母亲不要进行母乳喂养,以避免婴儿产后感染HIV的风险。

【儿童用药】

尚未确立本品用于16岁以下儿童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老人用药】

本品临床试验尚未纳入足够样本量的65岁及6.岁以上的老年患者,因此目前还不能确定老年患者对本品的反应是否与青年患者不同。其他已报告的临床使用经验尚未发现老年患者与青年患者之间的有效性差异。通常对于老年患者应慎重选择剂量,因为在老年患者中肝、肾、心功能下降及合并症或其他药物治疗的出现频率会更高。

【药物相互作用】

拉替拉韦并非细胞色素P450(CYP)酶的底物,在体外不会对CYP1A2﹑CYP2B6﹑CYP2C8﹑CYP2C9﹑CYP2C19﹑CYP2D6或CYP3A产生任何抑制作用(IC50>100 μM)。此外,体外拉替拉韦也不会诱导CYP3A4。与咪达唑仑的药物间相互作用试验显示,拉替拉韦对CYP3A4的敏感底物咪达唑仑不会产生任何有意义的药代动力学影响,这证实了拉替拉韦不太可能会影响体内经CYP3A4代谢的药物的药代动力学特征。同样,拉替拉韦并非所测试的UDP-葡萄糖醛酸转移酶(UGTs)UGT1A1﹑UGT2B7的抑制剂(IC.0>50 μM),拉替拉韦也不会抑制由P-糖蛋白介导的转运过程。基于上述数据,本品可能不会影响作为上述酶类或P-糖蛋白底物的药物(如蛋白酶抑制剂﹑NNRTIs﹑美沙酮﹑阿片类镇痛药﹑他汀类药物﹑唑类抗真菌药物﹑质子泵抑制剂和抗勃起功能障碍药物)的药代动力学特征。基于体内﹑体外试验,拉替拉韦主要经UGT1A1介导的葡萄糖醛酸化途径代谢清除。与UGT1A1强诱导剂,如利福平(许多药物代谢酶的诱导剂)联用时,本品的血药浓度会下降。当本品和利福平或其他UGT1A1强诱导剂合用时需谨慎(见注意事项)。尚不知药物代谢酶的其他强诱导剂,例如苯妥英和苯巴比妥对UGT1A1的影响。而本品的推荐剂量可与其他诱导作用较弱的药物(如依非韦伦[efavirvenz]﹑奈韦拉平[nevirapine])﹑利福布汀﹑皮质类固醇激素﹑连翘﹑吡格列酮)联用。与已知的UGT1A1强抑制剂(如阿扎那韦[atazanavir])联用时,本品的血药浓度会上升。但上升幅度不大,且临床试验显示与上述抑制剂的联合治疗耐受性良好,故无需调整剂量。基于在高pH值时本品会增加溶解度,与已知的增加胃pH值的药物(如奥美拉唑)合用时,本品的血浆浓度可能会增加。在方案018和019研究中观察到,同时服用本品和质子泵抑制剂或H2阻滞剂的病人,相对于没有同时服用质子泵抑制剂或H2阻滞剂的病人的安全性情况是相似的。基于这些数据,质子泵抑制剂和H2阻滞剂与本品合用不需要调整剂量。拉替拉韦对其他药物药代动力学的影响。在药物间相互作用试验中,拉替拉韦对下列药物的药代动力学没有产生任何有临床意义的影响:激素类避孕药﹑泰诺福韦(tenofovir)咪达唑仑和拉米夫定(lamivudine)。在多剂量给药的药物相互作用试验中,当与本品合用和不与本品合用时比较,乙炔基雌二醇和NorelgestrominAUC分别是98%和114%。在多次给药的药物间相互作用试验中,与拉替拉韦联用时泰诺福韦(tenofovir) 的AUC和谷浓度分别是泰诺福韦(tenofovir)单药治疗时的90%和87%。在其他药物间相互作用试验中,与拉替拉韦联用时咪达唑仑的AUC是咪达唑仑单药治疗时的92%。在一项II期试验中,无论与拉替拉韦或依非韦伦(efavirvenz)联用,拉米夫定(lamivudine)的药代动力学特征均相似。其他药物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的影响。在药物间相互作用试验中,阿扎那韦(atazanavir)﹑依非韦伦(efavirvenz)﹑利托那韦(ritonavir)﹑泰诺福韦(tenofovir)和替拉那韦(tipranavir)/利托那韦(ritonavir)对拉替拉韦的药代动力学没有产生任何有临床意义的影响。利福平这种药物代谢酶的强诱导剂可降低拉替拉韦的谷浓度。

【药物过量】

拉替拉韦并非细胞色素P450 (CYP)酶的底物,在体外不会对CYPIA2、CYP286、CYP2C8、CYP2C9、CYP2C19、CYP2D6或CYP3A产生任何抑制作用(ICso>100μM)。此外,体外拉替拉韦也不会诱导CYP3A4。与咪达唑仑的药物间相互作用试验显示,拉替拉韦对CYP3A4的敏感底物咪达唑仑不会产生任何有意义的药代动力学影响,这证实了拉替拉韦不太可能会影响体内经CYP3A4代谢的药物的药代动力学特征。

同样,拉替拉韦并非所测试的UDP-葡萄糖醛酸转移酶(UGTs)UGT1A1、UGT287的抑制剂(IC50>50 μM),拉替拉韦也不会抑制由P-糖蛋白介导的转运过程。基于上述数据,本品可能不会影响作为上述酶类或P-糖蛋白底物的药物(如蛋白酶抑制剂、NNRTIs、美沙酮、阿片类镇痛药、他汀类药物、唑类抗真菌药物、质子泵抑制剂和抗勃起功能障碍药物)的药代动力学特征。

基于体内、体外试验,拉替拉韦主要经UGTIA1介导的葡萄糖醛酸化途径代谢清除。

与UGTIA1强诱导剂,如利福平(许多药物代谢酶的诱导剂)联用时,本品的血药浓度会下降。当本品和利福平或其他UGTIA1强诱导剂合用时需谨慎(见注意事项)。尚不知药物代谢酶的其他强诱导剂,例如苯妥英和苯巴比妥对UGTIA1的影响。而本品的推荐剂量可与其他诱导作用较弱的药物(如依非韦伦[efavirvenz]、奈韦拉平[nevirapine])、利福布汀、皮质类固醇激素、连翘、吡格列酮)联用。

与已知的UGTIA1强抑制剂(如阿扎那韦[atazanavir])联用时,本品的血药浓度会上升。但上升幅度不大,且临床试验显示与上述抑制剂的联合治疗耐受性良好,故无需调整剂量。

基于在高pH值时本品会增加溶解度,与已知的增加胃pH值的药物(如奥美拉唑)合用时,本品的血浆浓度可能会增加。在方案018和019研究中观察到,同时服用本品和质子泵抑制剂或H2阻滞剂的病人,相对于没有同时服用质子泵抑制剂或H2阻滞剂的病人的安全性情况是相似的。基于这些数据,质子泵抑制剂和H2阻滞剂与本品合用不需要调整剂量。

拉替拉韦对其他药物药代动力学的影响

目前尚无有关如何处理本品用药过量的具体信息。在I期试验中,本品单次给药的剂量高达1600mg,多次给药的剂量高达800mg每日二次,均未发现任何毒性证据。在Ⅱ期/Ⅲ期试验中,本品的剂量偶然达到每日1800mg时,也未发现任何毒性证据。基于现有数据,拉替拉韦单药治疗剂量达800mg每日二次和与其他药物联用使其暴露量增加50%至70%时(如泰诺福韦[tenofovir]和阿扎那韦[atazanavir]),耐受性均良好。拉替拉韦的治疗范围广;因此,因用药过量导致毒性的可能性不大。

一旦出现用药过量,应采取标准的支持性措施,如清除消化道内尚未吸收的药物,同时进行临床监测(包括心电图检查),必要时予以支持性治疗。目前尚不清楚本品的可透析程度。

其他药物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的影响

在药物间相互作用试验中,阿扎那韦( atazanavir)、依非韦伦(efavirvenz)、利托那韦( ritonavir)、泰诺福韦(tenofovir)和替拉那韦(tipranavir)/利托那韦( ritonavir)对拉替拉韦的药代动力学没有产生任何有临床意义的影响。利福平这种药物代谢酶的强诱导剂可降低拉替拉韦的谷浓度。药物间的相互作用详见表3。

【药物毒理】

作用机制

拉替拉韦可抑制HIV整合酶的催化活性,这是一种病毒复制所必需的HIV-编码酶。抑制整合酶可防止感染早期HIV基因组共价插入或整合到宿主细胞基因组上。整合失败的HIV基因组无法引导生成新的感染性病毒颗粒,因此抑制整合可预防病毒感染的传播。拉替拉韦对包括DNA聚合酶α、β和γ在内的人体磷酸转移酶无明显抑制作用。

毒理研究:

毒理研究

急性毒性

在犬中进行的3天静脉给药剂量递增试验中,大剂量下导致了犬死亡;死亡原因认为是药物剂型中钾盐过量导致心律失常。小剂量下仅观察发现体征的轻度变化。在犬中进行的7天静脉给药试验中,以100 mg/kg/天的剂量给药时(暴露量约为人临床推荐剂量暴露量的23倍),与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仅表现在体征上,包括体重下降;血清尿素氮稍有增加;丙氨酸氨基转移酶活性、碱性磷酸酶活性和胆固醇水平上升;肾小管略有扩张。

长期毒性

在大鼠(为期6个月)和犬(为期1年)中开展了长期重复给药毒性试验。犬以360 mg/kg/天的剂量给药时(暴露量约为人临床推荐剂量暴露量的9倍),没有观察到任何不良反应。大鼠以600 mg/kg/天的剂量给药时(暴露量约为人临床推荐剂量暴露量的4.4倍),在出现药物不耐受的体征之后出现大鼠死亡,以120 mg/kg/天的剂量给药时(暴露量约为人临床推荐剂量暴露量的1.6倍)没有大鼠死亡。大鼠以120 mg/kg/天的剂量给药时出现了鼻腔炎症和胃粘膜变性,提示药物的刺激性。

遗传毒性

所有评价致突变和致畸变的遗传毒性研究未发现致突变性或遗传毒性证据。

生殖毒性

以600 mg/kg/天的剂量给药时(暴露量约为人临床推荐剂量暴露量的3倍),对雄性和雌性大鼠的生殖力无影响。

幼龄大鼠口服剂量高达600 mg/kg/天的拉替拉韦,导致胃部的药物刺激作用,与在成年大鼠中的观察结果相似。在幼龄大鼠中没有发现其他毒性,这表明幼龄大鼠对药物作用的敏感性与成年大鼠类似。

在家兔(剂量达1000 mg/kg/天)和大鼠(剂量达600 mg/kg/天)中开展了发育毒性试验。这些试验采用的最大剂量在这些动物中所产生的全身暴露量大约是人临床推荐剂量暴露量的3到4倍。在家兔中没有发现任何与治疗相关的体表、内脏或骨骼变化。以600 mg/kg/天的剂量给药时,大鼠赘生肋骨的发生率高于对照组且与治疗相关(暴露量为人体推荐剂量暴露量的4.4倍)。在家兔和大鼠中均未发现任何与治疗相关的对胚胎/胎儿生存率或胎儿体重的影响。

大鼠以600 mg/kg/天的母体剂量给药,用药后1小时和24小时,胎鼠的平均血药浓度大约分别比母体血药浓度高1.5至2.5倍。家兔以1000 mg/kg/天的母体剂量给药,用药后l小时和24小时,胎鼠的平均血药浓度大约都为母体平均血药浓度的2%。毒代动力学试验证实在这两种动物中均存在药物经胎盘转运。

尚未在妊娠期妇女中开展充分且严格控制的试验;因此尚不清楚本品用于妊娠期妇女的安全性。与其他抗反转录病毒药物一样,本品不推荐用于妊娠期妇女。

目前尚不清楚人乳中是否分泌有拉替拉韦。但已证实哺乳期大鼠的乳汁中分泌有拉替拉韦。大鼠以600 mg/kg/天的母体剂量给药时,药物在乳汁中的平均浓度大约为母体血药浓度的3倍。建议服用本品的患者不要哺乳。此外,建议感染了HIV的母亲不要进行母乳喂养,以避免婴儿产后感染HIV的风险。

致癌性

在小鼠中进行的拉替拉韦致癌试验没有显示任何致癌的可能。在最高剂量水平,雌性小鼠400mg/kg/天和雄性小鼠250mg/kg/天,全身暴露量约为400mg每日两次剂量的AUC (54 μM·hr)的2倍多(雌性)或1倍(雄性)。在大鼠中已确定致癌可能性对此种动物是专一的,但认为对人类有最小的相关性。在大剂量和中等剂量组的大鼠中已确定会出现鼻/鼻咽肿瘤(鳞状细胞癌)。这些肿瘤被认为是因局部沉积和/或给药过程中在鼻/鼻咽粘膜上抽吸药物所致,同时也是慢性刺激和炎症的预期结果之一。与此相一致,这些肿瘤发病率的增加和拉替拉韦(≥300mg/kg)高浓度的口服给药有关,而与全身暴露量无关。然而在NOAEL,全身暴露量大约比临床400-mg每日两次剂量下的AUC(54 μM·hr)高出1.4至1.7倍。

【药代动力学】

1.吸收

拉替拉韦口服给药后迅速吸收,空腹状态下Tmax出现于给药后约3个时。在100mg至600mg的剂量范围内,拉替拉韦AUC和Cmax随着剂量的增加成比例增长。在100mg至800mg的剂量范围内,拉替拉韦C12hr随着剂量的增加成比例增长;在1OOmg至1600mg的剂量范围内,则随着剂量的增加呈现出略低于成比例增长的趋势。采用每日两次的给药方案时,大约在给药后前2日内迅速达到药代动力学稳态。AUC和Cmax的累积甚小,甚至无累积,C12hr,则存在轻度累积。尚未确定拉替拉韦的绝对生物利用度。

在接受拉替拉韦400 mg,每日两次单药治疗的患者中,药物暴露的特征是:几何平均AUC0-12hr14.3 μM·hr,C12hr142 nM。

研究表明,拉替拉韦的药代动力学存在较大的变异性。对于方案018和019中观察到的C12hr,受试者间变异系数(cv)为212%,受试者内变异系数为122%。

食物对口服吸收的影响

本品可与食物或不与食物同时服用。在HIV感染的患者中进行的关键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中服用拉替拉韦不需要考虑食物的影响。评估健康志愿者低脂,中脂和高脂饮食对稳态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特征的作用。与空腹比较,中脂饮食后服用多剂量拉替拉韦AUC增加13%,没有临床意义。与空腹比较,中脂饮食后拉替拉韦C12hr,高出66%,Cmax高出5%。高脂饮食后服用拉替拉韦AUC和Cmax增加约2倍,而C12hr增加4.1倍。低脂饮食后服用拉替拉韦AUC和Cmax分别减少46%和52%; C12hr没有改变。相对于空腹,食物显然增加药代动力学特征的可变性。

2.分布

在2至10 μM的浓度范围内,大约有83%的拉替拉韦与人体血浆蛋白结合。拉替拉韦很容易通过大鼠胎盘屏障,但不会明显通过血脑屏障。

3.代谢与排泄

拉替拉韦表观终末半衰期约为9小时,较短α相半衰期(约1小时)占了AUC面积的大部分。经放射性同位素标记的拉替拉韦口服给药后,约51%和32%的给药量分别经粪便和尿液排泄。在粪便中,仅存在拉替拉韦,多数可能来源于经胆汁分泌的拉替拉韦-葡糖苷酸的水解作用,这与临床前试验的观察结果相吻合。在尿液中检测到了两种成份,即拉替拉韦和拉替拉韦一葡糖苷酸,分别为给药量的9%和23%。主要的循环物为拉替拉韦,大约占总放射活性的70%;血浆中剩余部分的放射活性则来源于拉替拉韦一葡糖苷酸。采用异构酶选择性化学抑制剂和cDNA表达的尿苷二磷酸葡萄糖醛酸转移酶(UGT)的研究显示,UGT1A1是拉替拉韦一葡糖苷酸形成过程中的关键酶。因此,数据表明拉替拉韦体内清除的主要机制为UGT1A1-介导的葡糖醛酸化反应。

4.患者特征

性别

在青年健康男性和女性受试者中开展了一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研究。此外,在对空腹状态下接受了拉替拉韦单药治疗的103名健康受试者和28名HIV患者的药代动力学数据进行合并分析时,评价了性别的影响。同时,在对空腹和餐后状态下接受了拉替拉韦单药治疗或与其他药物联合治疗的80名健康受试者和HIV患者的浓度数据进行人群药代动力学(PK)分析时,也评价了性别的影响。男性和女性受试者之间不存在任何有临床意义的药代动力学差异。无需根据性别调整剂量。

年龄

分别在合并分析和人群PK分析中评价了年龄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的影响。结果显示,年龄对拉替拉韦的药代动力学无任何有临床意义的影响。 不必调整剂量。

儿童

尚未确定拉替拉韦在16岁以下儿科患者中的药代动力学特征。

种族

在合并分析中评价了种族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的影响。结果显示,种族对拉替拉韦的药代动力学无任何有临床意义的影响。无需根据种族调整剂量。

体重指数(BMI)

合并分析评价了BMI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的影响。结果显示,BMI对拉替拉韦的药代动力学无任何有临床意义的影响。此外,人群PK分析提示,体重对拉替拉韦的药代动力学无任何有临床意义的影响。无需根据BMI调整剂量。

肝功能不全

拉替拉韦主要通过肝脏内的葡糖醛酸化反应清除。在中度肝功能不全患者中开展了一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研究。此外,也在药代动力学合并分析中评价了肝功能不全对PK的影响。中度肝功能不全患者与健康受试者之间不存在任何有临床意义的药代动力学差异。轻至中度肝功能不全患者无需调整剂量。目前尚未研究重度肝功能不全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的影响。

肾功能不全

原形药的肾脏清除只是一种次要的排泄途径。在重度肾功能不全患者中开展了一项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研究。此外,也在药代动力学合并分析中评价了肾功能不全对PK的影响。重度肾功能不全患者与健康受试者之间不存在任何有临床意义的药代动力学差异。无需调整剂量。由于尚不清楚本品的可透析程度,因此应避免在透析前服用拉替拉韦。

UGTIA1多态性

没有证据表明常见的UGTIA1多态性会具有临床意义地改变拉替拉韦药代动力学特征。30名×28/×28基因型受试者(与减少UGT1A1活力有关)与27名野生基因型受试者的比较结果显示,AUC的几何平均比值(90% CI)为1.41(0.96,2.09)。

【贮藏】30℃以下保存。